因為前一陣子幾篇文章不斷流轉在網路世界中,從這篇【PM如何突破工程師心防?】到【工程師如何不被PM欺負】然後再看到【沒有聲音的工作者】,其實透過不同的角度解讀在一個專案裡的各種角色心態或定位,引發一些對我來說頗有趣的感想。

早前曾拜讀過【我為什麼離開 Google – Why I left Google】和【優秀的人才為何離開公司?】等文,微妙地串連了一整場職場腹黑面,讓我直接聯想到韓非子著名的【五蠹】中講解治國之理與天下之亂的一言以蔽之--『所利非所用,所用非所利。是故服事者簡其業,而游學者日眾,是世之所以亂也。』

這幾年因工作環境之故,有機會以不同的角度接觸專案中的PM、RD、Designer、文案甚至是老闆等關鍵人物,經觀察後發現有趣之處在於如果企業環境與體制相異,所產生的團隊的工作氛圍將大相逕庭。

大多數人其實能跳出自我框架思考者寡;畢竟當手上的專案都趕不完,肝都快黑光了,也就沒餘裕能設身處地,甚至能預先在無形中打造一套成員的工作默契;例如:扛著業績壓力的pm們需要領薪水好度日,有上線結案壓力的RD或Designer們需搶著解決大大小小的問題,面對永無止盡的修改與看不到盡頭的完美。
最重要的時刻還是在於面對老闆的眼光要求,於是團隊的人人都有壓力,人人都有話講,然後在專案的一開始就失去了可以打造工作團隊的默契;尤其若是傳統產業對上科技業的時候,更有不同Know-how的結合,那時候又該是誰可以主導專案的進行?又該是誰有能力提出錯誤與做下相關的決策?又是誰該擔負成敗呢?自然地會出現以資歷、專業等不同方式來評量或暗中的角力進行權責劃分,最後又頗妙地出現爭功諉過的情況。只不過進行一個專案,真的有這樣難嗎?又真的是如此簡單嗎? 

其實不論是管理專案還是治理國家,最難的都不是成員們技術或能力的高低,而是在對人的技巧,倒不是說做專案就是得交朋友,但不可否認地從『心理上的博感情』是必要之舉。

通常專案會有問題,較有可能的情境可能是:

情境A:一個啥米都不懂的pm得扛起專案的重責大任,例如他要如何整合工作進,更要能確認工程師、Designer可以協助配合一起完成專案?

情境B:一個很懂技術的PM就真的能確保專案不會出現問題嗎?(這是一種技術迷思)因為面對不同領域的溝通對象與Knowhow又能保證可以完美掌控專案進度而不會流於過度技術思考?

其實不論是誰都忽略了所謂的【事實】在不同的人詮釋都不會一樣,除非是利益能有相關者,畢竟大多時候,會習慣性把事實推向能符合自己利益方向進行,趨利規避是人性,不論有多強調客觀或公平者也難以逃脫主觀者的角度,而這時候就很難說明到底要如何才能讓所有人都朝向一致的利益前進,也因此在工程師如何不被PM欺負】中提到,工程師需以專業跟工程師學習,但須站在老闆的角度跟pm溝通,因為最像pm的工程師往往是最容易被看見努力者,而在PM如何突破工程師心防?】和沒有聲音的工作者】中都提到類似的情景是工程師的努力和付出很容易被輕易抹煞或被忽略,能不能明顯地被理解背後付出的心力與是否願意花時間付出。

本質上當大家都渴望被獲得肯定或是追求更高的成就感時這樣的團隊會產生驚人的效益,但可惜的是這種團隊泰半不會完美地總是出現在專案現實中,大體都是會有不完美的PM或不完美的RD或不完美的Designer或不完美的老闆,而最後的這個人物更是關鍵角色,相信大多數人都會同意。然而不論是哪種團隊的搭配,只要是人就不會討厭自己的付出被肯定,不論做出來的是驚天之作或神鬼莫測的成品,只要有被看見的時刻,人就會向趨光一樣地前進,這樣的光點可能來自團隊的成員,可能來自不懂事的PM也可能來自老闆或是技術見長的RD,重點就是在於~人類都有希望被肯定的那一瞬間,也就是不論是哪種專案都需要先能從心理和成員們搏感情

所以萬一出現了『所利非所用,所用非所利』的情境,而這其實發生的機率相當頻繁,又該當如何呢?
自保之道都不外乎是優雅地保持自己的能見度與維持一貫的水準。
RD與其寄望PM的主管要有很強的Coding理解力,還不如寄望PM的主管能把待人處世之道用在RD上,而PM與其寄望RD能捨棄對專業技術用語的要求,還不如實際地把RD當成一個人類來看待,雙方能懂彼此語言的門檻不同,而每個人的學習和領悟力也相異,更不用說體制與企業文化會左右RD的光環或是PM的光環。


不論是團隊中的哪個成員都有自己需背負的原罪和權責,如同PM得面對來自各方的第一線人事壓力,這可能是工作環境相對單純的RD們最不喜歡的瑣事之一,而RD們得面對無窮盡的專案調整與時限壓力的轉嫁,也不是沒有技術背景的PM能幫上手者,都有各自的領域,不想跨出自我那一步者也不少;然而很實際地體認是不如讓現實去淘汰不合適當下環境的人,有可能被淘汰的是很有能力者,因為他剛好處在一個不講求能力的環境中,也可能淘汰了一個不好的人,因為他處在一個合適發展的環境中。

想著一個可能不恰當的比喻就是:如同古代的皇帝處理國事一樣,皇帝不需要親自下去種稻,但他要能懂知人善任,種稻者不需懂如何治國,但必須要有專業的技術能解決民生問題,雙方的溝通需有中間的官員們協助處理,不同的朝代有其內憂外患需解決,所以預期的人才與方針就不能同一而語。置身為我們所處的專案中,不妨把身處的專案當下,套用不同的環境生存法則應對,如何取捨的智慧就在於對人的技巧,彼此在各自的專業領域外,還能有另類正向發展的夫意其必來而縱之,是上賊下之情也;意其必免而復來,是下賊上之心也。吾見上下交相賊,以成此名也。』的專案生存之道。


創作者介紹

玩轉世界的數位人類學家

Phoebeitra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