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的那一天,應該是我到目前為止最離奇的出國遭遇,狀況之多到讓我不敢置信也就了!

沒想到最大的意外卻不是來自颱風的威脅,果真應驗了~~千算萬算不如天算!

人禍其實是行程更動的最大威脅~~~但不論如何,我們總算是順利地抵達美國了!

行程說明

    歷經波折地坐上了飛機,心情還有著七上八下的感覺,反倒沒有太多的興奮,但總有種好像在夢中的不真實感,一切總算是塵埃落定了,剩下的就是應付洛杉磯機場的3小時通關和內陸段CHECKIN考驗,現在就先好好休息,養精蓄銳一番。(波折篇請看下面的意外狀況說明)

    該說很幸運的是華航的班機上,不但全程可以使用中文,空姐也異常地親切,甚至最讚的是:友人光的隔壁沒有人,所以我們就有筆較大的空間,不會一開始就有壓迫感。 

   
加上空姐異常地親切對比之前航空公司的態度,讓我有種:啊!果然還是台灣人好的感覺。不過最讚的是,從起飛到降落,全程我們幾乎都沒有感受到任何不舒服的飛行,一切都順暢到讓我覺得有否極泰來的感受(當下並不知道那是奢望),唯一的小小失望就是華航的餐點沒有想像中好吃。


   順利地降落在洛杉磯機場,因為事前功課做的足,所以我們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搶下飛機,同時準備過海關。從抵達洛杉磯國際機場開始,一切恍若是被愛麗絲附身,因為洛杉磯國際機場竟然出現了中文廣播和中文看板。
友人光和我只能說: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也因為過海關等候的時間,兩人不斷地讚嘆著中文廣播和聊天,引來同一班飛機的一個女生注意,所以在過了海關之後,她就帶領著我們一起前往內陸段飛機之處(後面再提)。但話說回來,在等待的同時,我也看到一班來自墨西哥的飛機,下來一大群西班牙人,裡面還夾著一兩個南歐帥哥,這對我來說,是很讚的提神劑,不過也彷彿在暗示我:帥哥就只有出現在這裡了。

   
話說第一次入境美國的我免不了需要留下生物特徵留下指紋和拍照,此時因為太興奮,結果鬧了一個笑話,我竟然把食指一直壓在指紋圖示器上,而非按壓在指紋掃描器上,天呀!虧我們公司每天都要壓4次指紋,我竟然還會弄錯地方,也沒想到此舉把海關人員逗得好開心,順口和我多聊幾句,然後他特地祝福我遊輪行程愉快,順便貼心地幫我把美國出境卡釘在護照上(這也讓我回國時差點回不來,容後再談),以免我遺失。

   
過海關之後就是去提領行李(美國海關規定所有入境美國的旅客,不論是入境或是轉機都必須要先過海關→提行李→重新辦理CHECKIN→掛行李→轉機),這時候我和友人光被同班飛機的台灣女生認領了,對方也是要去奧蘭多,因為想說可以同班飛機就一起走,也因對方的態度非常肯定,讓我們節省了後面找尋的時間,不過因為那位台灣女生走太快,讓我們中途也被一個海關警察認領,帶到行李CHECKIN的地方,此時不免覺得美國海關的警察要做的雜事真多。

    但從洛杉磯機場出來後才發現:這個地方大到真是離譜的地步,讓我後來忍不住覺得雖在同一航廈內,但是坐接駁車真的比較不累,因為從我們那個出口走到接駁的內陸段飛機CHECKIN的地方,就快步走了30分鐘,拖著我的小米蘭,那真的是段漫長的步行之路!

   
好不容易走到UA的登記處,才發現還要走到遠在天邊的另一端進行CHECKIN,因為時間所剩不多,匆匆忙忙地拉起行哩,吆喝著友人奔跑,才發現原來那個台灣女生要坐的飛機和我們不一樣,而她要坐的汎美卻遠在兩個出口之外,快速地問清楚方向後,告知他胎如何前往,然後我和友人光拔腿奔向我們的登記處,才發現前面有一條人龍,而我們只剩下一小時的時間,讓友人光一面排隊,我一面詢問其他人是否有可以快速登記的方式,此時,讓我問到一個要前往阿拉巴馬斗地方的帥哥,還超好心地問我如果沒有大型行李,他可以幫我進行後面的登記步驟,當下真有種想拋棄友人的感覺,就跟他去阿拉巴馬了!

    當然夢還是做做就好,經過那位帥哥的指點,我找到可以協助的女士,對方原本以為我和友人還有大型行李要檢查,所以拉開一條特別線讓我們插隊,沒想到我們只拖著小米蘭,她就要我們回去繼續排,只說我們一定來的及。但後來在另一個留著米粉頭的黑人男士幫忙下,我們還是有另一種方式的插隊,協助我們處李的女士嘗試著推銷某種事情給我們,但因為我們實在是沒有心思聽懂他的英文,只是很堅決地告訴對方:無論如何,我們都一定要搭上這班飛機,不能延誤,也不能換票。然後,對方理解我們的堅決後,就休閒地替我們辦理相關程序,同時告知我們該如何走到登機門,讓我和友人光在剩下不到30分鐘時,拔腿衝向登機口。

   
沿途還發生一件小插曲就是我在台灣剛買的包包拉鍊壞掉了,於是沿途還看了一下洛杉磯的包包,想說有機會就去買一個先備用。或許是時間太晚了,幾乎店家都關門,有看到的包上面都寫著大大的『HOLLYWOOD』觀光客到得不行的程度,所以我也沒有多留步,就奔向登機口,準備登機。

   
輪到我們登機的時候,才發現好像我和友人光在無意間做對了一件事情,因為我和友人光離開US櫃台時候,兩人手上的票只有登機門和時間卻沒有位子,等到我們兩人去排隊登機的時候,小姐先做了一些處理,後來因為是叫號登機,我們才發現原來櫃台小姐沒有給我們機位,是在登機門這裡才補上,當然我和友人光就被拆開坐,據說他那個夜晚是天堂和地獄的結合,一邊是帥哥一邊是喝醉的胖子,而我呢,隔壁坐了一個本想一直碎碎念後來我裝睡逃過閒談的老先生和一個只會對白人笑根本不理我的中年男子,該說是兩者不論是哪一種因為都不屬帥哥範圍,所以我只想一路睡到奧蘭多,因為到了奧蘭多,我要開始想該如何和我預約好的接駁巴士見面同時釘上我的行李吊牌。

    飛機抵達奧蘭多時,我們才發現不知不覺間已經跨越3個時區,生理時鐘還來不及調整回來,生理需求就先產生了。離我們上一頓進食已經是至少在10個小時以前,美國內陸航段自從911攻擊後,就不在供給需要使用刀叉進食的食物,同時如果要吃點心還需要花至少五美金購買冷冷的零食便當,更是讓我和友人光敬謝不敏。

    到了奧蘭多國際機場之後,飢腸轆轆的我們當然先去解決生理需求找一間有熱呼呼的美食享受,然後開始準備後續的連絡事情!

 


2007那一年~我們的驚險大挑戰之加勒比海行前準備篇
  2007那一年~我們去加勒比海吧~~~ 2007那一年~西加勒比海之旅的行程說明

 

 

 

 2007那一年~出發的那一天           2007年秋~陽光、沙灘與遮陽棚的私密對話~貝里斯私人島物語   2007年秋~宏都拉斯 羅坦島 (Honduras Roatan) 的水底沈船遺跡探險 

 

 

 

  2007年秋~科茲美行程的感受     2007那年秋~驚喜的~~加勒比海的蔚藍珍珠~~科茲美     2007年秋~海上郵輪大尋寶之手忙腳亂的意外   2007那年秋~海上巡遊日的手忙腳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玩轉世界的數位人類學家

Phoebeitrav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